法律經濟學呈現的“兩張面孔”
時間:2019-09-28  作者:魏干  來源:檢察日報
【字體:  

在《法和經濟學的未來》一書中,87歲的美國聯邦第二巡回上訴法院資深法官圭多·卡拉布雷西通過歸納、反思、重構自己的學術生涯和學術思想,向我們展示了法律經濟學在當下發展中所呈現的兩張面孔——“法律的經濟分析”與“法律和經濟學”。

法和經濟學交叉的歷史淵源

作為法律經濟學面孔表相之一的“法律的經濟分析”,其最具侵略性和改革主義傾向,它完全是從純粹的經濟學理論立場來審視這個世界,并由此出發確認、質疑,甚至常常試圖改革法律現實。而作為法律經濟學另一張面孔表相的“法律和經濟學”,則保持著一種“承認自己無知”的態度來觀察這個世界,它認可法律人自己對這個世界的描述,然后通過一種“雙向互動”的學術研究路徑處理經濟學理論與真實法律世界之間的關系。

關于“法律的經濟分析”與“法律和經濟學”,卡拉布雷西認為,前者可以追溯到邊沁(全名杰里米·邊沁,英國的法理學家、經濟學家和社會改革者),后者可以追溯到密爾(全名約翰·斯圖爾特·密爾,19世紀英國哲學家、心理學家和經濟學家)。邊沁“像一個陌生人那樣”將所有不能通過其檢驗原則(功利主義)的觀念斥責為“不可理喻”或者“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而密爾則對包含著未經分析的人類經驗的一般化觀念抱有基本的尊重,他承認不同人類知識類型之間的分工,與來自于一種知識類型的標準去檢驗所有知識領域不同。在當代學者中,波斯納(全名理查德·艾倫·波斯納,美國法學家)

是“法律的經濟分析”的首創者,他“一門心思地應用某種既有的經濟學理論來檢驗這個世界”,而科斯(全名羅納德·哈利·科斯,英國經濟學家)和卡拉布雷西則是“法律和經濟學”的代表,在他們所倡導的“法律和經濟學”中,經濟學理論可以被用來檢驗法律,但這種檢驗時而會導致經濟學理論內部的改變,而不是法律的改變或者描述法律現實的方法的改變。

法和經濟學的未來導向:跳出經濟模型分析現實問題

在法律和經濟學的未來導向上,卡拉布雷西對這兩張法律經濟學的面孔持有一種“批判和改革”的態度。首先,他認為“法律的經濟分析”存在著無法擺脫的弊端:經濟學模型在其建構過程中時?;岷雎砸恍┚橐?,如外部道德成本、個人偏好、利他主義等,由此導致其有時并不能夠精準地理解法律規則的作用與力量,而此時如果簡單地將原因歸咎于法律制度本身的“非理性”,那么對于現實層面的理解和操作都不會有實質性的助益。其次,他認為“法律和經濟學”雖然在理念和方法上注意到“法律的經濟分析”這些無法擺脫的弊端,但卻仍然沒有嘗試“在價值分析這個最重要的法律問題上”有所建樹。

為此,在《法和經濟學的未來》一書中,卡拉布雷西用大量篇幅討論利他主義、道德成本、品味和價值等問題。在他看來,許多經濟學家認為品味和價值缺乏理性基礎,因此在制定經濟模型時將其忽略的做法是欠妥的,品味和價值在實踐中會對人類行為產生實質性影響,即使理性的經濟學家也可能會采取看似“不理性”的行為,因為他們也會有不同的品味和價值。對此,卡拉布雷西還舉了一個行李偏好的例子:給行李被航空公司弄丟的乘客賠付懲罰性賠償金看似不可理喻,但如果某人對他的行李擁有特別的偏好,我們就不應當忽視此人賦予行李的品味和價值。

事實上,相較于其他學者,經濟學家在處理品味和價值時更具優勢。他們更擅長在經濟模型中分析問題,因而當經濟分析中加入品味和價值時,他們能夠更敏銳地發現品味和價值的變化給法律制度的實際效果帶來的相應變化,能夠更容易地為立法者提供相應的建議。當然,卡拉布雷西也即刻指出,如果因為試圖在經濟學模型中添加更多的品味和價值,而使得經濟學建模變得不可能或者是與現實顯著的不一致,那么在排除品味和價值不會顯著降低模型結果有效性的情況下,經濟學家可以變通考慮這些變量。由此可見,卡拉布雷西并不是一定要把所有的品味和價值都納入經濟學建模中去,他所反對的,其實是經濟學家不加區分地排除考慮一切品味和價值的做法。

在《法和經濟學的未來》一書中,卡拉布雷西根據自己的多年實踐經驗,將法律/司法視為一種面向事實的、累積人類處理經濟事務和其他人際交往事務的豐富經驗學科,其中也體現著真實世界中的人的品味和價值。他甚至激情滿滿地認為,法律人相比于經濟學家而言,在處理這類事務中更有自身的優勢:他們對現實法律制度有基于經驗的深入的理解,既容易發現經濟學理論需要分析什么問題,也容易跳出經濟模型去尋找合適的方式分析現實問題,更有可能主動尋求運用其他領域的知識去改進甚至突破法律經濟學傳統理論局限,因此,也就更可以為經濟學的數學化、模型化分析提供豐富的素材。這其實是卡拉布雷西為法和經濟學雙向互動模式所描繪的未來發展藍圖。

大數據時代需要雙向互動的法律經濟學建模思維

毋庸置疑,隨著大數據時代的到來,以及基于統計學原理的智能算法的飛速發展,包括經濟學在內的所有社會科學面臨的首要問題不再是經驗材料的匱乏,而是如何根據自己的需求來篩選和使用數據。要清楚地知道自己的需求,就需要有一定的理論預設與建構——理論驅動的經驗研究和經驗驅動的理論化,必將呈現出一幅相輔相成的螺旋式上升圖景。在《法和經濟學的未來》中,卡拉布雷西雖然沒有直接談及大數據時代的經驗信息處理問題,但他雙向互動的法律經濟學建模思維,卻給我們今天關于傳統法律構成要件和構成要件要素的反思、批判與重構,開辟了經驗與理論之間的關系洞見和無限可能。

(作者單位:浙江省義烏市人民檢察院)

[責任編輯: 冉劍俠]